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——悼念金庸先生

江湖传言

然而,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,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,书中写的也太肤浅了,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。
因为那时我还不明白。

——《倚天屠龙记》后记

配图: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

这段话初读之时我也不甚明白,但后来我听闻,写下这后记的时候,老先生的长子刚刚在美国自缢。那一年是1977年,先生已经53岁。

很多时候悲伤会来的很迟,今天是2018年10月30日,金庸先生去世了,享年94岁。

如果我今天没有落泪,那一定是因为此时的我还不明白。

在整个华语世界中,恐怕没有人会不知道金庸。而一谈到金庸,又会自然而然的想到“武侠小说”四个字。

许多人因“武”而爱上金庸。

因为金庸的“武”与其他小说不同,每一招每一式不仅有具体的动作描写,甚至还有“原理”的说明。例如《天龙八部》中,就连不入流的龙套角色谭公,都有这样一段精彩的描写:

谭公身材矮小,武功却着实了得,左掌拍出,右掌疾跟而至,左掌一缩回,又加在右掌的掌力之上。他这连环三掌,便如三个浪头一般,后浪推前浪,并力齐发,比之他单掌掌力大了三倍。乔峰叫道:好一个长江三叠浪!

一个普普通通的龙套角色,一招普普通通的掌法,先生亦不吝笔墨。金庸作品细节之丰富、创作之严谨可见一斑了。而这些细节并不是凭空幻想而出,先生对传统武术、中医理论造诣颇深,可谓是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。

除开“武”,更多人因为“侠”而推崇金庸。

郭靖又道:“我辈练功学武,所为何事?行侠仗义、济人困厄固然乃是本份,但这只是侠之小者。江湖上所以尊称我一声『郭大侠』,实因敬我为国为民、奋不顾身的助守襄阳。然我才力有限,不能为民解困,实在愧当『大侠』两字。你聪明智慧过我十倍,将来成就定然远胜于我,这是不消说的。只盼你心头牢牢记着『为国为民,侠之大者』这八个字,日后名扬天下,成为受万民敬仰的真正大侠。”

天下的武侠小说何止千万,但金庸凭这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八个字,令后来者只能望洋兴叹。先生说他创作的目的,是为了让更多人心中有侠义精神,看到不平事敢于挺身而出。从这个角度说,金庸先生本人,就是当之无愧的“侠之大者”。

“武”与“侠”的结合,就是江湖。

而每个读者,都会因为“江湖”而迷上金庸。

艺术作品总有些夸张,我在写一些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比如乔峰酒量很好,而我喝一点就不行了。郭靖努力奋斗,不怕困难;乔峰顾全大局,具有牺牲精神;段誉从不生气,即使在困难的情况下,仍然对每个人很好;令狐冲对什么都无所谓。在现实生活中,这些我都做不到,但希望做到。

我们何尝不是呢?越是年纪大了,就越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。曾经的少年壮志逐渐埋没在纷繁枯燥的工作学习中,而金庸用他的江湖替我们圆了一个快意恩仇的梦。有人说金庸是“成年人的童话”,在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之中,每个人都能做自己的大侠。

今天,先生,你终于要走了么。

这多年的武侠梦,也终于要醒了么?

其时明月在天,清风吹叶,树巅乌鸦啊啊而鸣,我再也忍耐不住,泪珠夺眶而出。(文/哔哩哔哩专栏)

继续阅读
各种观点
  1. 王彦铼:

    念金庸

    王彦铼

    笔下江湖狂笑傲,
    弯弓射雕展英豪。
    天龙八部恩与怨,
    神雕侠侣自逍遥。
    鹿鼎记里言嬉闹,
    雪山飞狐寒风萧。
    倚天屠龙兴风雨,
    书剑恩仇玄妙高。
    白马西风侠客行,
    碧血连城鸳鸯刀。
    大侠驾鹤今西去,
    慨叹江湖剩寂寥。

发表观点
  • 昵称不能为空
  • 邮箱不能为空
  • 还是写点什么卅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