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都在求变:谈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结合

江湖传言

我是从实体书走进文学殿堂的,文学启蒙应该是考上大学那一年,朋友送给我的一套《平凡的世界》,语文特别差的我意外发现了新世界,从此一头扎进小说堆里,并且一发不可收拾。

配图:平凡的世界

许多年下来,对实体风格终归偏爱一些,大概也是惯性思维作祟,来到网文江湖以后,也大多找些实体风格的小说看。

在起点,走实体路线的作者不少,比如中原五百、以神之手、金玉公子、湫实、望晴1999、光环嘟、布衣廷尉、红尘志异、陈木南、及妆,不太熟的不便举例。

总的来看,这些作者的书有些共同的特点:

1.成绩不温不火;
2.更新时有时无;
3.读者总是相对固定的那么一小撮;
4.水群很少看见这些作者;
5.有些孤芳自赏,或者对自己的小说很有信心,抱着“千里马常有,伯乐不常有”的心态。(别怪我说话尖酸刻薄呦)

就我一年多来的观察,这类作者在起点还是不少的,他们或许早就有写文的经历,或者曾经给各种出版社、杂志报刊投过稿,或者花几年时间打磨过一两部数十万字的作品,最后由于这样那样众所周知的原因,走上了网文道路。

可以说,他们是被“逼上梁山”的。

他们最复杂的心态是:不服输!或者叫有情怀。

不过最近,这种情况似乎悄悄发生了些微妙的变化,不少实体风格的作者们纷纷推出新书了,大多数还风格迥异,成绩怎样姑且不论,但迈出的第一步勇气可嘉。

比如布衣廷尉的《新时光笔记》, 在我看来,这就是一本尝试改变的书;金玉公子的《都市侠警》能 根据读者的建议,删除十几万字,也是求变的表现。

配图:李凉作品

如果我没记错,率先尝试将传统文学和通俗文学融合的吃螃蟹者,李凉应该算得上一个,他的笔下多为十来岁的男主,嘻嘻哈哈、不正经地闯荡江湖,有点像专程来捣蛋的,其幽默程度让人捧腹。从网文观点来看,李凉是个高级段子手!不过这是传统文学和通俗文学的结合,别看错。

如果提起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的结合,愤怒的香蕉无疑是先行者,这个月也非常拉风,引起不小的震荡波,传统文学也能写成这样?这必然是许多实体转型作者值得关注的。

香蕉的单章有句名言,归纳起来大概是这样的:传统文学高高在上,面孔冰冷,属于精英文学;网络文学接地气,重视读者感受,属于草根文学。(注:与原文不太相同,自己理解的)

精英看不起草根,似乎天经地义。

精英看不起草根,也经常被打脸。

扮猪吃老虎,可谓屡试不爽——所以他要把两种文学做一次融合的“实验”:用纯文学的文笔,写出接地气的作品。七八年后,时间证明了他的成功和远见!

由此再次证明:变是永恒的!

不变可能会消亡。

何况这个日新月异的年代?

墨守成规、束之高阁的文字,终究会被有温度、识人性、重阅读体验的文字所融化。

哪怕仅仅是把冰冷的文字重新翻译一遍,也足显诚意,表达对于普通大众的尊重。

有没有人愿意把《孙子兵法》的千把字,翻译成一本网络小说呢?说不定能火耶。

配图:创新

还有一点,可能是许多新手作者忽视的,那就是结合新时代的新环境、新事物、新观点、新现象、新矛盾……

细心的读者都会发现,那些神书火书讲述的都是发生在当下的新鲜事,只要时间继续流逝,网络文学就会紧跟而上。

这是网文的独到之处!

也是传统文学需要学习的地方。(说得有点过了,但不想收回)

秉承以前的观点再加以补充:网文降低了准入门槛,却丝毫没有降低写作门槛,而对求新求变,网文有着天然的、自觉的、严苛的要求。

或许可以这样说——传统文学的质量+网络文学的创新=王者之道!

(文/懦弱的威)

继续阅读
发表观点
  • 昵称不能为空
  • 邮箱不能为空
  • 还是写点什么卅...